登錄  
胡蝶飛的博客
  個人資料

用戶:胡蝶飛
網名積分:1510
實名積分:1500
博客等級:0
博客訪問:11463009
關注粉絲:116
  個人簡介
性別:女
生日:保密
棋技:區縣冠軍
職業:商業/貿易
現居:湖北
家鄉:湖北
    千里江湖,有緣你我聚一堂!壹方棋桌,把酒臨風會四方!
  好友
暫無好友
  正文
江南“劉仙人”劉憶慈 2015-2-24 9:16:00 類別:棋人

現代江南象棋名家劉憶慈,三十年代起崛起于浙江杭州的棋壇“喜雨臺”,五十年代中期,參加建國后的全國象棋綿標賽中,獲得兩次全國季軍和一次全國第五名,并以“仙人指路”的開局,創辟富有特色的新棋路,被棋界稱為“劉仙人”。至1982年逝世止,馳譽滬、浙、蘇、穗、京、津等省市棋壇40余年,成為建國初期的象棋國手之一。劉憶慈生前還是杭州市政協委員。

一、因棋招親

劉憶慈,小名葆奎,身高夠1.75米,方面大耳,氣宇軒昂,為人作風正派,待人接物和藹而嚴謹。1916年出生于杭州,自幼酷愛象棋,1928年送徐春泉所開的油紙(?。┬械毖?。徐春泉為杭州著名的象棋高手,有棋壇“豹子”之稱,是“喜雨臺”棋樓的“五虎一豹”之一。徐在店內找人弈棋,允許學徒劉葆奎在旁觀看,也帶動劉的棋藝提高。后來,劉在觀戰中,談及著法時,頗有警驚之著,引起了徐春泉的注意,在缺少棋伴時,也要劉憶慈作個對手。從此,劉的棋藝進一步得到鍛煉和提高。二十年代初,杭州喜雨臺的象事活動處于高峰,名棋手層出不窮,有著名的“五虎一豹”,更有拔尖于省際的張觀云和徐春林。劉憶慈在抽空去喜雨臺學棋時,師承張觀云和關春林。

有一次,“豹子”找劉憶慈下棋,劃以“飛象局”開局,不久即進入緊密的細戰之中,“豹子”在使出渾身功夫之后,仍未能持得先手,相反,卻在細戰之中被劉的馬炮“粘住”,由后手轉入被劫,最后被劉扳倒。徐以浙江名棋手的身份,竟被一個近二十歲的小伙子擊敗,初擾悻悻,但不久即納入憐才愛才之意。

徐春泉有小女兒,少劉憶慈三歲,在店內和劉朝夕相處,互有好感,徐春泉看在眼里,決意招劉憶慈為婿,以便由他接掌門戶。1933年秋,劉憶慈終于成了徐記紙傘店的乘龍快婿,這就是被浙江棋界傳誦一時的因棋招親的故事。

劉憶慈成了徐春泉的女婿之后,除了幫助丈人照料店鋪外,有條件去杭州的著名棋樓喜雨臺下棋,棋藝更進一步提高,基本上和喜雨臺的“五虎一豹”齊名。為了進一步切磋技藝,也常常去上海和當時的滬上名手交流。1936年前后,杭州的棋壇十分活躍,城南俱樂部舉辦了“杭州市象棋名手邀清賽”,被邀者為“五虎一豹”中的李嘉春(后期人稱老毛兒)。趙金榮(人稱板刷阿榮)、蔡阿福(被稱菜地阿福)、張益榮(小麻子)、馮楣蓀(阿青)和徐春泉(豹子),以及新秀董文淵和劉憶慈。比賽這些天,油紙傘店暫停營業,翁婿雙雙上陣,比賽結果劉憶慈奪得第二,于是正式成了杭州的名棋手。

抗日戰爭期同,杭州陷人敵手,油紙傘業十分不景氣,劉憶慈另立門戶,在慶春路烏龍巷口開設“大華煤店”,做柴炭生意。由于一度經營頗善,有所發展,劉在利用業務往來推銷柴炭之便,常去上海、南京等象棋名手薈萃之地交流技藝,常常在“大世界”和天蟾荼樓弈棋,并和上海的名棋手朱劍秋。朱壽頤、李武尚、葉景華等作交流賽。由于劉的棋風扎實、棋品較好,在上海等地影響較好。為此,上海棋界都知道杭州除了董文淵外,還有一個劉憶慈,是江南名城杭州的兩根新興棋柱子。

二、高潔棋品

舊時,棋界有所渭“書房棋”和“茶館棋”之分。所渭名房棋,是指學習過棋譜如《橘中秘》《梅花譜》《心武殘篇》《百局象棋譜》等古代的名棋譜,受過較為“正規”的象棋訓練,掌握了開局階段的各種陣勢和殘局階段的各種定式。書房棋大多是有中等文化水平及中等以上“家私”的棋手,屬于棋手中的“知識階層”,劉憶慈一般被視為書房棋中的較好者。而茶館棋是指一些從未接觸過棋書,從不學習陣勢和定式的棋手,茶館棋手大都沒有什么文化,有的只認識幾個棋盤上的字,他們對于陣勢和定式的提高,大多來自實踐的摸索。而杭州的董文淵即屬于“茶館棋”。茶館棋手大都有“博彩”的習慣,有的乃至“非彩”不下,非彩無刺激。

三十年代中期,劉憶慈招親徐宅后,身份有了變化,弈棋、打譜的條件成熟,劉常找些《橘中秘》《梅花譜》來學。在當時和董文淵比較,劉重于陣地戰,在開局方面較優于董,在中局實戰時,常失先于董,因為董向以“野戰”和出妙手著稱。在殘局階段,劉又重于定式,而董又以“功夫”見長。為此,在三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前,江南的兩大象棋名手董文淵和劉憶慈,一個是以機靈仙逸著稱,一個以扎實厚重馳譽。

劉憶慈爰棋的另一特色是不大愿賭彩,更不愿以行棋詐騙贏錢。三十年代成名后,董文淵常常放出風聲,邀劉賽棋弈棋,由于彩金較大,劉總是不愿應敵。于是,董就使出激將法,有時提出“二比一”,有時提出“二夾一”。所渭“二比一”是指彩金的二比一,如一元一盤的彩,董贏得劉的得一元,劉勝得董的得二元;所謂“二夾一”者,更是咄咄逼人,則是董讓劉一先和二先。但劉仍是不應,任憑董文淵在茶館棋手中胡吹。

劉還反對在棋賽中使手段,相互串通,他認為這是敗壞棋風。如1964年的浙江省象棋賽,在杭州舉行,進入決賽的十位棋手,杭州市的占五人(劉憶慈、沈芝松、衛森坤、徐福皮、陳選源),其余為嘉興一人(高琪),溫州二人(朱肇康、周建維),舟山一人(王春林)、金華一人(易順林)。賽前,杭州的S姓棋手提出“讓劉拼高”的策略,因為這十名棋手中,以劉、高的奪標聲最高。劉聽此言后,不但不表示感謝還表示堅決反對,使S姓棋手落得個十分難堪。后來實戰的結果,嘉興高琪連勝杭州四人,負于劉憶慈,而劉和杭州四人對戰中,卻是二勝一負一和,虧了三分,為此,盡管劉勝了高,但總分少高琪一分,而屈居第二。如果劉同意不正當的做法,由杭州的四人各輸二分,則穩居冠軍了。所以棋手中一般反映劉憶慈不結緣、不識抬舉,但從這里也可看出劉的高潔棋品來。

劉還具有較嫌遜的美德。1957年夏,其時,劉有全國季軍之稱。應廣東的邀請,和另一小棋手湖北李義庭擬去廣州作一次討抗賽,對手為在華南稱為無敵的楊官璘和陳松順。赴賽之前,劉和李約定在滬會師,并應邀作多場“熱身”賽。有一場,在青年合表演,至殘局階段,李為一車一馬雙士,劉為雙車,一般視李可守和。這時,李霍地站起身,自動認負。但大禮堂的數百名觀眾,卻要求說明,為什么劉必勝李必負。有的還提出,車已占中,馬三士緊緊圍住帥的身邊,請解釋如何破士問題。一時,劉尚不知如何是好,李已起身答道:這一局棋是指單車勝馬雙士的例勝,因力只要換掉一車,即不存在車占中,這樣,破士成了必然。這一解釋,使廣大棋迷長了見識,又使擁戴李的棋迷心服口服。在散場的歸途中,劉和李同時出來,劉說:“這棋雖是我勝了,但也可說勝了一半?!北硐殖齪芨叩鈉迨糠綬?/p>

三、仙人指路

劉憶慈之所以被稱為“劉仙人”,和他對“仙人指路”開局的創新有關。

1956年,全國首屆象棋錦標賽在北京開幕,這不但是新中國首次全國象棋比賽,也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的首次全國比賽,對于名棋手們的鼓舞和歡欣可想而知。依據當時的條件,國家決定以城市為單位推舉代表,杭州作為省會城市自然名列其中,但名額只有一個。這年初秋,經過初賽和復賽,由劉憶慈對陳選源、衛森坤對金虎城爭奪決賽權,結果劉勝陳,衛勝金,最后劉又勝衛,取得出席全國賽的資格。此時的劉憶慈是多么激動呵!

比賽在北京舉行,這是一次高水平的競爭,全國名手薈萃,南有“楊無敵”楊官璘,北有“東北虎”王嘉良,西有“四川劍俠”劉劍青,東有細膩綿密的何順安,都是絕難勝棋的鐵對手。要在全國大賽中爭得好名次,除了過硬的功夫、較好的體質外,在開局方面有新招式也會起好作用。劉憶慈想到了“仙人指路”,這種開局自己研究了多年,有所創造,該是一顯身手的時日了。劉憶慈在此次大賽中,最后取得了季軍的好成績。

到了1957年的第二屆全國賽的決賽,劉遇上了“楊無敵”,而且輪到先手,于是走兵七進一“仙人指路”。對于這種開局,“楊無敵”并不陌生,應以炮2平3,殊不料劉憶慈走馬二進三而不是馬八進七。接著劉架中炮、跳邊馬、升河炮,演成了較有利的局勢,后來又弈成多兵具可勝的局面(結果和局),從而證明了這種開局的實用價值。劉憶慈的這個開局法立即引起了轟動,因為它開創了三四百年來的新路。在對李義庭的對局時劉又用了這種“仙人指路”,劉在這次大賽中又奪得了季軍。于是,棋界從此稱他為 “劉仙人”。

回頭看一看劉的這種創新,既看到他的潛心研究,也應看到師承對他的影響。劉青少年時在杭州兩位老師張觀云和徐春泉,張對于“仙人指路”很有研究,除了教會他幾手外,還對劉說:“棋路變化無窮,我因家里窮,耗不起時間,你可好好研究?!閉舛粵醯撓跋旌艽?,他悉心研究后,果然有了創新,可以說對得起張老師了。

四、事業為重

解放后,劉憶慈的柴炭店參加公私合營并轉了產。政府部門考慮到他的技能特長和經濟生活,安排他到杭州市體委任象棋專職教練。從此,他成了一名專業棋手,為浙江省培養少年棋手及參加各項比賽作出較大貢獻。

那時,杭州和浙江各地的象棋活功十分活躍。人民游樂?。üコ啤按笫瀾紜保┏>侔齏笮拖篤灞硌萑?,通常由衛森坤、沈芝松、李道忠、陳選源等省級名棋手作表演。逢節假日時,棋迷們總想看一看“劉仙人”的表演。當時,原喜雨臺的“五虎一豹”因年事已高,棋力已稍遜。每逢邀劉表演時,劉總是毫不推托。有時,紹興、嘉興等中等城市的棋手來杭對抗,杭州方面一般派出其他棋手組隊,也已綽綽有余,但劉總是親自帶隊,而且親自打第一臺,表現出他重事業、輕名氣的品性,受到棋界的普遍稱譽。

“文革”后期,杭州的象棋活動剛剛打破僵局,其時吳山茶園每天有大型象棋表演賽,由筆者出面主持,劉憶慈對此十分贊賞。1973年國慶節,為了增進棋迷們的興趣,擬邀請劉憶慈上山作兩場表演賽,在選擇對手時感到為難,因為省內和劉約略齊名的沈志奕遠在溫州,若去上海邀清胡茉華、朱劍秋等又感到不便,本地的沈芝松、衛森坤等除名聲略遜外,又和劉是老付手,缺乏新鮮感。筆者考慮到另一位調來杭州尚不久的名棋手張筱洪,張曾獲太原市象棋比賽冠軍,調揚州市后又連獲揚州市象棋冠軍,還有過戰勝上海名棋手朱永康的戰績。特此意圖告知劉憶慈后,劉表示了委婉的謝卻,其深層原因是張弈棋常博彩。當實在找不出理想的對手時,筆者只好自己請纓,請棋界“鳳凰”孔德慶特告此意,不料,劉憶慈毫無國手架子,表示欣然同意,于10月2日、3日下午兩次登山和筆者作兩局表演賽,使棋迷們兩次得以欣賞他的棋藝。應該說,筆者當時棋藝的名氣不及張筱洪,劉憶慈欣然同意和筆者作表演賽,主要是看重筆者對象棋事業的熱心和支持。

劉憶慈重視事業,還反映在他對著作的出版上。在兩次獲全國季軍后,劉的“仙人指路”已譽滿全國,人民體育出版社約請他寫一部“仙人指路”的專著,劉欣然承諾,并為此花了多年的心血,寫成書稿后,送交出版社審核。后來劉在參加全國比賽過程中,似乎感到這部書有一個小問題尚需思考,就從出版社要回稿子,擬稍作修改,但不料不久某地搶先出了一本“仙人指路”的書,其內容大致相同,劉憶慈因對出版著作的慎重,而被人搶先出版,而使自己的著作拖了下來。再后文化大革命開始,劉家被抄,書稿被焚毀。文革之后,象棋活動逐步恢復并得到進一步發展,但劉憶慈來不及再寫《仙人指路》。而患上了胃癌,他的終生遺撼已來不及彌補,于1982年因病逝世,這是中國象棋技術資源的損失。從這里我們也可看出劉對事業重于名氣了。

一代象棋國手“劉仙人”雖已仙逝了,但他留給江南棋界一個敦厚、嚴謹的棋人形象,久久不可磨滅。


閱讀(23128) | 評論(1) | 轉載(1) | 舉報
評論
隨緣321:
 中國象棋,橫跨體育、文化兩大領域。上有官辦棋協會,下有民間棋牌室,雖有一些青蜓點水的賽事,以及街頭巷尾的棋攤,確是不成氣候一盤散沙,聚散無序,小打小鬧,自生自滅。缺乏生機和活力,沒有一個高瞻遠矚的整合平臺,更缺乏一個規范化、規?;?、常規化、連鎖化、科學化、現代化的一個發展平臺。本人希望在南方沿海地區創建一個中國象棋棋牌室,發揚祖國的象棋文化。租一間房子,擺設棋具,花費不大,事倍功半,點石成金,從小到大,循序漸進。搞大了,可以把娛樂、休閑、比賽項目,品牌做到外省市去。做小了,自娛自樂,自給自足,進退自如。希望能找到一個意氣相投的合作伙伴。有意者發信息聯系。打攪了,抱歉。電話1830971995
2017-9-1 6:54:00
qq飞车网名
我要評論:

匿名評論  


大師網博客 | 注冊須知
電話:13603119508  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  © 2006,版權所有(象棋大師網)    冀ICP備06022471